重溫《金枝欲孽》弱水三千,為何孫白楊偏偏愛上侯佳·玉瑩

车车 2021/05/09 檢舉 我要評論

孫白楊之于侯佳·玉瑩。

明知前路兇險,一旦愛上便是萬丈深淵,退無可退,但人心尚可謀算,情關卻難以逾越,在傷過、累過、痛過以後,依舊捨不得放手,捨不得轉身,反而一往無前,甘願沉淪到底。可原本,他的人生按部就班,風平浪靜,不必捲入這波詭雲譎的宮闈紛爭。

我們看到她充楞裝傻,熱烈張揚,她自以為是,無理取鬧,她笑得明媚,哭得肆意,時而楚楚可憐,時而潑辣大膽,以各種動人姿態,與他糾纏不休。最終卻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毫不在乎地算計他,利用他,欺騙他,甚至蓄意毒害他,踩著他的真心和尊嚴往上爬。

我們看到皓雪賢良淑德,香浮進退適宜,福雅靜水流深,爾淳求而不得,這些女子各具特色,全都癡心一片。卻偏偏無視她們的深情,只對她另眼相待,掏心掏肺的付出,不予計較。也曾逃避,也曾心灰意冷,可當她再次置身險境,哪怕賠上身家性命,他也在所不惜。

很多人不能理解不願接受,忍不住發出天問,孫白楊啊,點解你就愛上侯佳·玉瑩這種女子了呢?你明知她自私自利,對你巧言令色,不過虛情假意。

她恃美囂張,野心勃勃,毫不掩飾,直接將天姿國色的容貌當成利器,橫劈豎砍,大殺四方,視其他妃嬪為庸脂俗粉,根本沒資格與自己相提並論去爭寵。孫白楊之所以義無反顧地愛上玉瑩,源於他們倆骨子裡的相似,只有相似才能讓彼此勢不可擋地吸引和靠近——都是極度驕傲自負的人呐,根本就不覺得自己會輕易愛上誰。

不同的地方在於,愛情是孫白楊的錦上添花,尋常可見,達不到驚心動魄的程度,不要也罷;愛情是玉瑩的引火焚身,完全碰不得,否則只會讓她奉母至孝的心願半途而廢,前程盡毀。

正是因為這份相似和不同的極端碰撞,猶如金風玉露一相逢,酣暢淋漓,才使得他們之間的緣分大開大合,練就出一段愛情故事,百轉千回,跌宕起伏。

我相信是在她輕解羅裳小露香肩的刹那,萬種風情,信手拈來,如此美豔無雙,如此舍我其誰,他開始起心動念的,再隨著瞭解的日益加深,對她從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,到愛不釋手的執迷。

其實,一切盡在她的預料和掌握。

或者說,她始終知道他牽腸掛肚的心思,不會傷害她,不會出賣她,只會幫助她,成全她,所以才敢在他面前肆無忌憚,保持真我,所以他只為她傾心付出的獨一無二的好,她一直理所當然地照單全收。

直到,他明知她送來的是一盤致命糍糕卻毫不猶豫地品嘗時,她才梨花帶雨的痛悟,原來他肯給予她的愛,寶貴的超乎她想象。糟糕的是,她竟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似乎已對他動情,違背了進宮的初衷,是她無力承受之重。

只是這份所感所念,終究來得太遲。

無論侯佳·玉瑩做出怎樣的抉擇,孫白楊永遠會無條件的陪在她身邊,護她周全,像是一種信念,一種習慣,愛的簡單純粹,愛的歷久彌堅,讓人為之動容。

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